前不久的5月4日至11日,中國總理李克強展開非洲四國訪問之旅。“中非合作到了提質升級的新階段,前景廣闊”,李克強總理在非洲訪問期間用“升級”一詞為新形勢下的中非關係未來發展“定調”,開啟了中非關係的新篇章。“非洲”和“中非關係”,近年來越來越成為世人關註的話題。在中國記協5月28日舉辦的“新聞茶座”上,就“新世紀中非關係及熱點”這一話題,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非洲研究所執行所長徐偉忠研究員,與中外媒體記者和外國駐華使館外交官進行了交流。
  中非關係為什麼重要
  自新中國成立以來,中非關係已經走過了幾個重要的發展階段。徐偉忠指出,從1949年到1978年,是中非關係發展的第一個階段。在這一階段,中非關係發展主要由政治推動,中國支持非洲人民的民族解放運動,非洲也在國際場合對中國給予了積極的重要支持。中國在非洲援建坦贊鐵路,是這一階段的標誌性事件。此後的1979年到1999年,為過渡階段。在這一階段,中國實行了改革開放,與非洲的經濟交往也日益密切。進入21世紀,中非關係開始邁入一個新的階段,中非在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合作得到了全面發展。
  中非關係為何重要?徐偉忠認為,首先在於,對於中國而言,非洲有著重要的政治利益和共同利益。正如李克強總理在接受非洲國家媒體聯合採訪時所說的那樣:“中國人民不會忘記,是非洲兄弟把我們抬進聯合國;我們也始終為援建坦贊鐵路而感到自豪。中非關係早已超越了地理距離、文化特性和制度差異,做到了以誠相待、以心相交、以和相處,被譽為南南合作的成功典範。”徐偉忠表示,中非在國際國內很多問題上有很多共同點。比如,中國強調以經濟發展為中心,非洲則關註脫貧、減貧與可持續發展。另外,“在現有的國際體系中,一些既得利益國家已經形成了‘貴族俱樂部’,比如G7集團等,因此,同屬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和非洲各國,在國際體系中有著相同的政治利益。”
  除了政治聯繫,在經濟方面,非洲也是中國的重要伙伴。非洲不僅資源豐富,且市場前景也十分廣闊。徐偉忠說:“目前,中國從非洲進口的石油,大約占中國進口石油總量的三分之一。非洲還蘊藏著許多重要的戰略性資源。另一方面,自1995年以後,非洲的經濟增長率一直保持著較快的發展水平。非洲多達10億人口的市場,對於中國而言也具有非常大的潛力。未來非洲對於勞動密集型產業和資源密集型產業的發展需求,還可以與中國的產業升級與轉移承接起來。”
  關係轉型帶來相應挑戰
  但是,隨著中非關係發展的進一步深入,中非關係也不可避免地面臨著轉型。徐偉忠認為,這種轉型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,這些轉型也同時帶來了挑戰。
  第一個轉型在於,中非之間的交往已經從原來的“精英交往”擴大到“大眾交往”。改革開放以前,由於歷史條件所限,真正參與到中非關係中的,更多的是非洲方面和中國方面的精英階層。然而,在新世紀到來以後,中非之間的大眾交往變得越來越密切。目前在非洲的中國人大約有100萬人,在中國的非洲人也越來越多。交往範圍的擴大,無形之中也帶來了挑戰。長久以來,我們彼此都在用西方送給我們的“扭曲棱鏡”在看對方,看到的事實其實並不真切。在現階段,中非人民對於對方的瞭解其實並不多。如何對對方瞭解得更多、更真切,是擺在中非雙方面前的一個大問題。
  第二大轉型在於,中非關係已從改革開放前的主要以“政治關係”為主,擴大到了涉及“經濟利益”的層面。徐偉忠說:“凡事一旦涉及經濟利益,不可避免地就會出現一些矛盾與衝突。中非之間的經濟差距拉大,也可能會造成在訴求上的不一致。這值得我們重視和妥善處理。”
  第三大轉型在於,“中非”雙方的關係,已經從“雙邊”關係發展成為“多邊”關係。西方國家對於中非關係越來越關註,很多時候對中非關係甚至不無猜忌。
  中非關係需要“質”的提升
  說到西方國家對中非關係的“猜忌”,徐偉忠說:“自2009年起,中國已連續5年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伙伴國,這對於西方震動很大。西方在非洲有巨大的利益,尤其是歐洲人向來把非洲當做歐洲的後院,法國在這一點上表現得尤為明顯。”他說,西方媒體之所以會炒作“新殖民主義”等論調,其中摻雜著各種心態,其中一種心態就是認為“中國動了西方的奶酪”。
  徐偉忠解釋說:“儘管中非之間的貿易發展很快,但如果以歐盟作為一個整體來計算,歐盟與非洲之間的貿易額遠遠高於中國。除了經濟聯繫,在政治、文化和社會等許多方面,西方國家與非洲國家之間也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。一個例子是,在一些非洲國家的政府中,就有來自西方國家的顧問人員。事實上,從深度和廣度的層面上而言,中非關係還遠遠比不上西方與非洲的關係。”
  不過徐偉忠也指出,雖然西方對於中非關係的誤解目前還沒有得到根本的改觀,但是,一些西方學者近年來也漸漸在轉變看法。他們主張在非洲實現中國、西方和非洲的合作。徐偉忠也認為,西方大國和中國在非洲有著越來越多的合作的可能性。而且,非洲也可以成為中國“學習”如何與西方大國打交道的重要場所。
  鑒於中非關係在新階段、新形勢下的新特點,徐偉忠還指出,下一步,中非之間應該更加註重雙方合作的“質”的提升。他說:“在前一個階段,中非貿易為非洲的經濟增長註入了動力。但非洲經濟增長目前還處於‘有增長、少發展’的階段。在這種情況下,未來中非經貿合作的主要動力,將來自中國對非洲的投資。”
  聯合國的數據顯示,2013年,中國對非直接投資甚至落後於馬來西亞,這說明,中非在投資領域的合作上,上升空間非常大。同時,中非在農業合作、技術轉移、民間交往等方面,都可通過努力進一步實現“質”的提升。
  本報北京5月29日電  (原標題:中非關係轉型 亟待質的提升)
創作者介紹

carl

lq46lqwa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